暂未放开债券远期、利率互换和回购等交易

2020-06-17 04:11

从税务安排来看,目前境外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市的税收安排尚未明确,是外资进入的障碍之一。此外,信用评级机构中诚信亚太指出,国内外信用评级的标准并不统一,这给境外投资者识别境内信用债券的风险状况提出了挑战。

免责声明:

“债券通”是内地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重大举措,其业务机制设计较好地弥合了内地和境外市场机制之间的差异,体现了诸多创新。境外投资者可经由香港与内地基础设施机构之间在交易、托管、结算等方面互联互通的机制安排,在不改变业务习惯的基础上,高效便捷地通过香港投资内地银行间债券市场。

“债券通”的空间与潜力正被市场看好。除了中资机构,外资金融机构也对“债券通”表现出积极态度。渣打香港表示,目前透过不同的市场准入计划,协助环球客户通过“债券通”进入中国在岸市场。

目前,中银香港利用“债券通”渠道进行交易,业务量稳步提升,“债券通”已成为中银香港投资内地债券的重要渠道。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穆迪大中华区信用研究分析主管、副董事总经理钟汶权说,还有很多外资机构对内地评级情况和市场披露不太了解,目前仍在观望中。

“债券通”满月之际,记者走访香港中外资金融机构,此间市场人士表示,“债券通”首月运行平稳,市场看好“债券通”长期投资价值和发展空间,并期待其税收、评级和交易品种进一步完善。

工银国际研究部副主管涂振声表示,工银国际估计如果国际三大债券指数将中国债券纳入,将为内地债市引入13000-20000亿元人民币,预计“债券通”今年能引入约500亿元人民币。

李滨彬)

对此,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鄂志寰指出,这类机构需要在诸多渠道之间进行选择和权衡,需要一些时间,因此不能以初期成交量作为评判的唯一依据。

由于缺乏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境外投资者对内地信用债的态度仍谨慎。鄂志寰指出,“北向通”交易品种目前仅为现券买卖,暂未放开债券远期、利率互换和回购等交易,这会限制境外机构扩大投资规模。

对于市场非常关注的“南向通”开通时间表,工银国际认为,人民币贬值压力渐渐释放,加上“北向通”的运作畅顺后,“南向通”最快或可在一年后开通。(记者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